京朝何希

这个城市正在新生。
接下来的路你不用管我,继续前进吧。

2017要把它写完🌲🌲🌲

呼和浩特夜景(•̀ω•́)✧

不懂为何有人把美帝四大名著捧得那么高。

为啥方管17没货,我难过

山城少年的春夏秋冬,去年冬至你俩还在重庆包饺子呢,冬至快乐,戴好口罩。

从杂志里剪了一堆手帐素材,用硫酸纸做了个信封,把它们全部装了进去。

12月和1月,给我好结果。

永远热爱这生动的生,不避让的情

常情的文采

常情斑点:

 


存档。固定立场,保持清醒。切忌过分冷眼,更忌过分耽溺。


 


#


 


都挺可笑的。


 


我不是很了解这突然从陈年旧景里掀起的流言,背后究竟有什么来龙去脉,一句模糊囫囵的语音,再借几抹眉眼上微妙,两人气场一入潭底似的深,多点蹊跷心事,脱下浮夸的疯和明白的甜,你就蠢蠢欲动了。


趁机做大的文章,无非就那些陈词滥调。
奔走呼号,煽风点火,要在他们之间塞进整个世界的山高水远,讲你洞察秋毫,神机妙算,谁都没有你高明,讲他们貌合神离,诡计都拌在过去许多年吃下的饭中,老谋深算,蛇蝎心肠,互相做着对方人生路上的阴翳面,一出脚就蓄意绊倒。恨不能公告全人类,宇宙的涟漪再过十亿年,也绝无可能在他俩之间实现传递。


他们就是你一人分饰的两角,没心没肺牵线木偶,灵魂都执掌于你手,你要他们反目成仇,他们的名字就不可能比肩而立。


 


你是猪吗,混吃等死的那种。


 


我懒得评论那些发自肺腑地企盼他们心存芥蒂的心肠,世间既无两全法,却也更难成就整体美。美丑善恶阴阳分割,调和平衡自有它所循,生事妖孽也自有天来收。


我信因果。


 


只为一种人惋惜。摇摇晃晃,心浮气躁,动辄惊乍,动辄疑。一路消遣一路猜忌,心随风动,少虑乏思,谈心爱时绝不用脑。乌烟瘴气里湮灭还不忘痛心疾首,自信遭到神圣背叛,滑入群魔乱舞中,便早早晕头转向,出路难寻。


可笑而不自知,就是可怜了。



王俊凯和王源。
抛却一切娱乐属性,我只一点深信不疑:情分。



无关风月无关利,我们只谈人类真情。
一声凯源论的什么道?我的重点从来不是人间私欲。
是经年累月同一壶晚风吻一双额头,是时间抽屉里夹缝生存的窃窃私语,是泪流满面的狼狈软肋,汗如雨下的执意深沉,是流浪底气与万千欢喜心,是伟大远景与拳拳我心,星辰与大海,浪漫与长情,密友爱与爱,竹马他和他。


 


他们不开口,我自己看。


谁替我看来的天崩或地裂,嫌隙与愧对,恕我都暂且装载不下,想我数不清的泪眼与动容,倏忽而至的美好论,都根植于他们的细节动人,熟稔真实,匹配无两,身怀绝技,那小小的,绵远的惊天与动地。


我所看到的,比一个猜字丰厚,还不屑把谈爱灵感拱手让人。



人类最深邃,无处究根本。


既无资格绑架他人的自我,也没道理依附他人而活。连你眼中的天地,都或许与他们迥异,更别提薄如蝉翼的心绪颤动。


 


我倒觉得两颗心偶尔搁浅屏息,是情至生动处,最最妙不可言。
是你我把日子揉烂,彼此欢难舍来愁难分,各自冲天茁壮,伟大拔节,地下盘根错节,清清白白,不留虚像,嘴巴长在你身上,满腔怨气就要你的乖乖来泯,眼睛落在你脊背,手足无措就要你讷讷伸指,重新撑开唯你可懂的艳阳天。
没有任何一个其他可作横祸,从头到尾,他们都流畅至极。



“脏了本宝宝的手。”
当时生生被这句话绊倒,整个人噼里啪啦,乐得花枝乱颤。识得天地辽阔宠辱贵贱,终究还是两颗嫩绿稚子心,于是意气突生时,一个佯装轻松靠热闹抚慰己心,偏是对方一点风吹草动就扛不住冷酷矜持,蠢蠢欲动;另一个端得高贵冷艳相一身孑然,偏偏眼角眉梢都挂满情绪底色,乌云霸屏,眼神出卖真心,开口就是水灵灵的小怨气。


我觉得很好,很可爱,是密友间毋须遮掩的真面目,不必刻意维系的保质情谊,不是虚情假意不畏千锤百炼。


 


于是想起以前和好友讨论过的点,源自俊仔节目里最不经意的表达。在小源夸赞千玺时自然而然地接道“人家已经几年……”,“人家”一词用得轻巧微妙,我就想是这样吧,同样是并肩闯天下,茫茫江湖行一舟,远近亲疏却自有无意中分寸。


也就了然了为何听闻过的争吵冷战,主角皆是这二人。


时间最重磅,最不敢小瞧岁月里情长。
他们俩,大概是手心靠手背,屋前檐枕上梦,熟练的剑铿锵,是最牢固,最稳妥,最无防备。


是自己人。



知己好友,胜过江山万里。
我最珍读,无非他俩这款情分美学。


 


出于刁钻的个人偏执,我既不愿讲嗑药,也不想论吃糖,过分仪式化的麻痹感,总难入心,更厌恶口舌之争里投机,恶意扭曲。


 


众生相,百丑图。腐烂的随你生蛆,动人的只管动人。
未央的年月可长,且慢慢看,我们慢慢看。


 




2016/02


 


——


情人节快乐。


爱者无敌。


 

今天,入坑一周年啊,全员入坑,三周年后转凯源。如果重来,我一定不会在健身房的跑步机上看全员加速中。